险险子(换号了见置顶)

换号了,见置顶
爱发电:险险子 wb:啊险险

《旧年》17疗养院

记得三连哦

啊,真的好险(emo中):

     【纯训诫;兄弟;狠拍;现代架空】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和秦少爷谈笔生意。”




      ————————————————


       秦慕彦想见的其实不是刘玲,而是她口卝中一直被卝关在疗养院的林雅。


  


  自有记忆起,他对林雅唯一的记忆是墓碑上那张黑白的照片。


  


  秦家没有任何关于林雅和秦越鹤的痕迹,秦慕彦幼年曾经问过秦厉,为什么自己的爸爸妈妈都不在自己身边,他的爷爷只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有他该在的地方。”


  


  少时他还不懂,可渐渐长大也能从秦越鹤的态度和一些流言蜚语里猜到一些。


  


  不过在真正知道真卝相之前,他连猜测都不愿意带着过多的恶意。这是一个孩子对父母天然的信任和期待,可无人对得起他这一份期待。


  


  甚至他在这十多年里获得的父爱和母爱,还不如颜彦一晚来得多。


  


  秦慕彦和颜彦道了谢,跟着刘玲上车去了林雅所在的疗养院。


  


  和启明星之家比起来,林雅所在的这个连名字都没有都疗养院明显偏离市中心,设在了荒无人烟的郊区,周围几乎看不见诉住所,疗养院只住了林雅一个人,所要的的必需品都有专车送来,很显然是秦家的手笔。


  


  秦慕彦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刘玲,这里怎么也不像是一个长期需要到别家打临时工的女人居住的地方,那她曾说自己住在疗养院附近,在危卝机时刻受胡成双所托救了他这位异父同母的妹妹这件事,可信的概率就变得极低。


  


  他其实知道刘玲之前讲的故事里对他有隐瞒的地方,但他觉得这种无关紧要的细节并不会影响故事的大体走向,一切在见到林雅之后自有论断,他没必要妄加揣测。


  


  他只是想见见他的母亲,想亲口问问她,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不是她指使。


  


  虽然疗养院里只住了一个人,但周围的安保措施却很周密,铁门和高围栏,门口还有两名健硕的保卝镖镇守。


  


  秦慕彦跟着刘玲下了车,看见门口守着的黑衣人,非常不解:“既然爷爷他们要瞒着我,我这会儿进去他们不会阻拦?”


  


  “老卝爷卝子卧病,您是秦家未来的家主,谁敢拦您呢?”


  


  权力更迭是各大家族里常见的事情,手底下的人忠的是秦家,却并不在意忠于秦家的谁,这也是A市各大世家这么些年来永远比不过陆家的原因。


  


  他们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家中的风向标而选择最佳的主人追寻,如若家主不是最强的那个,并没有能力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那就随时需要担心背叛和不忠心。


  


  秦慕彦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门口的两位保安恭恭敬敬叫了声少主,目送着秦慕彦走了进去。


  


  疗养院的设施很不错,虽然里面只住了一个人,但是加上看卝护,清洁和安保人员,又或者是为了掩人耳目,这一栋大楼一共修建了七层,占地面积不小,表面看上去很气派。


  


  刘玲跟在离少年一步之遥的距离,眼看着他毫无戒备地往前走,神色波动了一下,在走到楼梯前的大门口时,最终还是慢下步子,朝那两位守在门口的人打了个手势。


  


  疗养院的铁门被卝关上,秦慕彦听到响动正要转身,却被冲出来的两个黑衣人死死压住。


  


  事出突然,秦慕彦又是病躯,他还没来得及挣扎,手上就被扣上了手铐。


  


  这两位黑人倒是没有伤他的意思,限卝制住了他的行动便没再有动作。


  


  刘玲两三步走上去:“抱歉,早知道秦少爷有些拳卝脚功夫,这也是无奈之下的举措,请您见谅。”


  


  秦慕彦反应很快,他只皱了一下眉就反应过来这件事情是个陷阱,却也并没有慌乱:“什么意思?”


  


  “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想和秦少爷谈笔生意。”


  


  刘玲推开楼下的玻璃门,示意那两人带着秦慕彦进去。


  


  秦慕彦被一路领到了一楼走廊的最里间,有人打开了门推搡着他进去,秦慕彦抬眼一看,这个房间很大,他首先看到的是坐在沙发上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


  


  秦慕彦仔细看了看,确定自己并不认为这位老人,随后他才注意到这房子里还有一个里间,半掩着门,只能看到露卝出来的一截儿床边。


  


  他沉默着并没有发问,被带到沙发另一侧坐下,干脆打量起眼前的老人来。


  


  这人至少也有他爷爷的年岁了,头发花白满脸沟壑,坐在那里身板挺得倒是很直,想来身卝子骨还算硬朗。他鼻梁上架着一个银边的眼镜,镜片厚实,度数应该不低,一双眼睛上下扫动,同样也在打量着秦慕彦。


  


  气氛就这样僵持了几秒,带他进来的刘玲也并没有插话,而是进了里间,关上了房门。


  


  那老人听到了房门上锁地声音才微微抬了抬头,开口道:“冒昧了。”


  


  秦慕彦冷笑一声,不想讲究什么尊老爱卝幼的传统,干脆闭嘴没接话。


  


  “认识一下,吕方卝毅,非要算的话,可以说是你的舅公。”


  


  那老人端了茶杯抿了一口,没给秦慕彦反应时间接着道:“里面住着的是你母亲,出于一些特殊原因,现在还不能让你见她。”


  


  “人,是我派去杀你的,我可以告诉你原因,也可以为此付出代价,但在此之前,我需要和你做笔交易。”


  


  秦慕彦耳边嗡嗡作响,他看着这位自称他舅公的陌生老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扯了扯嘴角,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稳住声音道:“我没看出你们谈交易的诚意。”


  


  他扬了扬自己被束缚住的双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这老胳膊老腿的,面对你们这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自然要做些措施,但我保证,不会伤你分毫。”


  


  秦慕彦冷下脸,他对没见过面的“亲人”不会抱有多天真的亲近感,况且这位刚刚亲口承认了对他的谋杀。


  


  秦慕彦神色不变,语气生硬:“如果您要以这种方式和我谈交易,那很抱歉,我拒绝。”


  


  吕方卝毅愣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在初出茅庐的十五岁小伙子身上还能感受到这样大的威慑力,他沉吟片刻,最终笑了笑:“不愧是秦厉教出来的孙卝子,秦家下一任的家主。”


  


  老人冲门口招了招手:“既然如此,给他解卝开手铐。”




       ⭐记得三连四连哦




       ⭐我还没写到清哥来救场,连我自己都开始着急了淦……

评论

热度(533)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